•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圈
  • “圆姐”加微我抢金店(组图)
  •   本报5月13日讯(记者林刚 张同顺 ) 5月4日上午11时40分,一男子蒙面闯入海曲一家金店抢走三块银砖,经过7天侦查,东港于5月10日破获该案。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姜某和龚某本是同村老乡,因为龚某比较单纯,姜某就用“圆姐”的身份在微信上加其为好友,并龚某到日照抢劫金店,还通过短信为其提供了资金、抢劫方案和逃跑线。抢劫过程中,原本想抢金砖的龚某因为带头套视线不好和紧张,误抢了三块银砖。因为抢金砖计划没,被抓前两人居然商量再回日照这个金店抢一次金砖。

      5月4日上午11时40分许,一男子头戴头套,手持铁锤之下闯入东港区海曲与日照附近一家金店,砸碎柜台玻璃后抢走一些银砖,随后很快趁乱逃窜。东港赶到现场发现,位于金店中央的柜台被打碎,具体损失多少财物还不清楚。办案介绍,“当时店员说,歹徒从进店到砸碎玻璃抢走银砖逃走,整个过程也就十秒钟左右,我们只在碎玻璃上发现了犯罪嫌疑人遗留的血迹。”走访了解到,嫌疑人为一青年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穿白色T恤,得手后消失在海曲南侧胡同里。

      案发后东港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当天下午1时许,在海曲南侧的胡同里发现了嫌疑人遗弃的铁锤和部分衣物。通过视频侦查发现一个背斜挎包的男子,行走过程中手不时的摸身上的挎包,体貌特征与犯罪嫌疑人十分相似,最终男子在福海一家宾馆门口搭乘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向东逃窜。

      5月5日中午,终于在福海找到了三轮电动车车主,得知“斜挎包”可能去了青岛。还了解到,“斜挎包”左脸有胎记、有大量纹身。根据一系列线索,确定“斜挎包”已经到了黄岛汽车站。5月9日下午6时许,一直在黄岛汽车站周边走访摸排的发现:某美发店内一名洗头工跟“斜挎包”很像。侦查员遂进店理发,在理发的过程中侦查员注意到,洗头工手上有伤,左脸有胎记,有大量纹身。请示专案组领导后,侦查员立即对该青年实施了。

      4月底一个叫“美妞”的人在微信上加我为好友,我们聊得很投机,这个“美妞”自称叫“圆圆”,因此我就叫她“圆姐”。微信聊天过程中“圆姐”说钱不好赚,想找个快速赚钱的方法。“她说对日照很熟,想在日照抢金店,抢两块金砖可以买 80万,她可以分给我40万,问我敢不敢干,我就答应她了。”

      我和龚某是一个村的人,龚某从小跟着我长大,我对他的性格十分了解。最近听说他想通过抢金店赚一笔钱 ,但自己又不敢干,于是我就在微信上以“圆姐”的身份加了他为好友,并他去日照抢金店.龚某非常单纯,我对他又十分了解,所以才策划了这场抢金店案。

      据了解,被抓的男子龚某是胶南人,年仅 16岁 ,被抓后他承认,他就是在日照海曲抢劫金店的人。但龚某又说,整个抢金店的事情都是一个叫“圆姐”的人他干的。“她是谁我也不知道 ,我从没见过她,我们算是网友。”

      龚某和“圆姐”一直通过微信和短信联系,5月3日下午,龚某按照“圆姐”提供的线到了日照并找到了金店的,“她发短我怎么抢、怎么跑。我说我没工具,她就说在一个胡同的石头下面给我准备了一把铁锤和头套,我去看了果然有。但当天下午人太多,没机会下手,她又让我住下,还说在一个拆迁工地的石头底下给我留了200元钱,我在这个工地找到钱后就住下了。”

      5月4日上午,“圆姐”再次给龚某发短信,告诉他动手前给“圆姐”发一条空白短信,“圆姐”就会派人在金店周边给龚某。于是龚某在 11时40分前后闯入金店砸碎玻璃抢了三块银砖后逃窜。

      逃回黄岛后,龚某按照“圆姐”的,通过客车将三块银砖发给了“圆姐”,但“圆姐”说银砖不好卖,一直也没分给龚某钱。

      分析,“圆姐”跟龚某交流时间很短就能取得他的信任,说明“圆姐”对龚某的性格十分了解,而且“圆姐”用短信和微信跟龚某联系,而从不打电话、从不见面,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圆姐”很可能就是龚某身边的人。

      又通过龚某得知,他曾经在自己同村的好友姜某面前提过想抢金店的事情,而且龚某从日照逃回黄岛的当晚,姜某莫名其妙的请龚某吃了一顿饭。通过侦查了解到,在案发前的5月3日,姜某也到过日照。而另一了解到,龚某将银砖通过客车发货后,最终是姜某在双星工业园附近接了货。

      5月10日晚8时许,在黄岛的一个小区内成功将姜某抓获。姜某承认,他就是微信上的“圆姐”。之后循线追击,将收购了银砖的李某抓获,并成功找回了被抢的三块银砖。

      姜某说,最近他听说龚某想通过抢金店赚一笔钱,于是就在微信上以“圆姐”的身份加了他 。“4月3日下午我先到了日照,找到了海曲上那家金店,在店里我看见有几块金砖摆在柜台里,就想让他去抢。”姜某介绍,随后他在金店周围查看了地形和线,并为龚某制定了抢劫方案和一条逃跑线。“在胡同和工地上的铁锤、头套和钱都是我事先藏好的,当时他拿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在附近看着。”

      “第一天人多没抢成,第二天又让他去抢的。回黄岛后他把银砖通过物流发给我,我找了个回收金银首饰的地方卖了,一共卖了11000块钱。”姜某说,“龚某一直问我卖了没有,我就骗他说银砖不好卖,就是不想分给他钱。”

      姜某交代,他踩点的时候看见在金店中间的柜台里,左边是银砖,右边是金砖,他本想让龚某去抢金砖。“我知道金砖值钱,两块加起来就能卖80万,旁边的银砖不值钱。”龚某告诉记者,当时他带着头套视线不是很好,加上心里十分紧张,前后作案时间也就 10秒钟左右,因此慌乱中摸了三块银砖就逃窜了。“当时只是觉得拿到的砖也很沉,但在上我打开一看是银砖,当时就傻了眼,本来想扔掉了但又舍不得。”

      姜某介绍,龚某作案逃回黄岛后,他连续几天都在关注日照当地的,“我想从日照当地的上了解点这次抢劫金店案的事情,但一连几天也没报道,我就以为平安无事了。再说抢的是不值钱的银砖,我以为不会这么查了。”

      但两人原先设计好的发财梦并没有实现,见没有被,两人在微信上商量着再回日照这家金店抢一次。“我们在微信上说,这家店刚刚被抢了,不会想到还会有人再去抢,因此防备可能松懈点。”姜某说,于是他就龚某去买一把,找个时间再回日照抢一次。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刑事,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梦见找不到回家的路

      

ok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