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圈
  • 网络电影演员如何斩获高商业价值?
  •   一方面体现在视频平台上新影片数量和分账票房超过千万的影片数量的双双提升,另一方面体现在根据今年6月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网络电影是吸引平台用户付费的主要类型。

      这说明在提质增效的背景下,网络电影正逐步实现全方位进化。而行业的蓬勃发展也推动了演员市场的兴盛,不仅吸引了一些知名演员入局,也给了新人演员更多施展才华的机会,但这也意味着网络电影演员的竞争将愈加激烈。凡是能在鏖战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势必早已出核心竞争力。

      今年上半年分账票房破千万的原创类网络电影的一番主演名单,便是最好注解——譬如,徐冬冬、陈小春、樊少皇等。在某种程度上,Ta们扛起了网络电影的票房重担。换言之,这些演员都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对网络电影的网络热度、舆情热度和分账票房等多方面都起到巨大提振作用。

      此前,网络电影演员市场基本呈现四分天下的格局。老牌港星、中生代、新生代和喜剧演员四支力量充当主力军,活跃在以动作、奇幻、古装、喜剧题材为主的网络电影四大垂直赛道,且大都为分账票房做出了亮眼贡献。比如,陈浩演的《新封神姜子牙》,徐冬冬主演的《特工狂花(2020)》,陈星旭、李凯馨主演的《倩女幽魂:情》,王小利主演的《一不消停》。

      一来,精品化线的网络电影对演员的演技门槛提高,如果没有优质内容打底,演技不过硬的新生代演员出头难度增大。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上半年由新面孔担纲一番的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几乎一片低迷。短板明显的演技支撑不了高商业价值,实属情理之中。

      二来,由于上半年喜剧题材网络电影品质一般,过往赢得满堂彩的喜剧演员没能借助题材优势为自己赋能,表现相对平庸。

      如此一来,就剩老牌港星和中生代在分庭抗礼,TA们中的佼佼者能取得高商业价值,并不意外。不过,这两类网络电影演员的构成,相较去年也发生了微小变化。

      中生代演员方面,徐冬冬再次坐实“网络电影一姐”的称号,由她担纲一番的新作《老板娘》分账票房轻松破千万。另一位表现不俗的女演员是曦,《海大鱼》《人鱼缚》《美人皮》三部古装奇幻片齐发,在网络电影领域打响名号。

      而中生代男演员则出现洗牌。在去年依托云合数据评选出的第二届“云+”之年度网络电影价值演员获名单中,位列前三甲的彭禺厶、谢苗,暂时因囿于作品数量或质量而退位让贤。反倒是同为榜单三强的徐冬冬,依旧屹立潮头。

      新旧交替是正常现象。中生代男演员赵文卓今年上半年成功补位,除了《黄飞鸿之南北英雄》和《黄飞鸿之怒海雄风》,其自导自演的《反击》获得1770多万分账票房。动作题材为他的硬汉形象加成,而他过硬的武术功底与动作片也相得益彰。

      北上的港星近年来在网络电影领域如鱼得水。尤其是那些包裹了古装、奇幻、惊悚、灾难等外壳,内核紧扣动作的影片,为Ta们搭建了施展的舞台。

      钱小豪主演的《一眉先生》今年3月上线多万分账票房。此外,《茅山》《先生之金蝉蛊》也纷纷在上半年登陆视频网站,可谓高产,之前主演的《先生》《新僵尸先生2》均斩获千万分账票房,并自创出“僵尸”系列IP。樊少皇上半年交出《南少林之怒目金刚》《兰若行者》等新作,前者获得近1400万的分账票房。

      值得一提的是,陈小春虽然主演网络电影不多,但势头强劲。《无间风暴》5月上线优酷、爱奇艺,在两个平台分别斩获了1200多万、1300多万的分账票房。

      可见,今年上半年网络电影领域是内地中生代演员和老牌港台演员平分秋色。新生代、喜剧演员这两支力量的式微,是极度依赖IP知名度和题材品质优劣所致。换言之,那些具有高商业价值的网络电影演员,往往在某方面具有独特优势,而且都有扎实的表演功底为基石。

      基于分账票房与创作源头两大维度,陈小春、樊少皇、徐冬冬、曦、周公解梦和死人说话赵文卓、钱小豪——从上半年激烈的网络电影激战中脱颖而出,凭借优异的作品成绩单夯实了自身的商业价值。但细看一番,其实Ta们的数既有相似也有大相径庭之处。

      相似之处在于,都有明晰的定位和精准选片的眼光。区别在于,根据自身特质做出的不同规划——比如有人选择走出舒适区、探寻表演的更多可能性,有人选择强化标签、不介意被定型。

      徐冬冬,属于前者。尽管美艳的标签几乎根深蒂固,但从她的表演履历却能看出这是一个不安于现状、有“追求”的女演员。而这份努力也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五年前,徐冬冬开始霸屏网络电影,演员名单里只要出现她的名字,几乎就能收割不俗票房。《狄仁杰之夺命天眼》《狄仁杰之深海龙宫》《追龙番外篇之十亿探长》《大天蓬》《河妖》……,各类影片中她尽可能地诠释多元化角色,让科班出身的演技和较强的可塑性得以磨练和展现,从而铸就为站稳脚跟的硬通货。

      而那些由她担纲一番的原创大女主网络电影的接连爆火,更印证了徐冬冬在该领域超强的票房号召力和大众认可度——因为没有大IP打底,演员只能用演技突围,而且由此累积的不依附于大IP的商业价值,稳固性更高。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她主演的《大嫂》分账票房高达2500多万、观影人次多达862万+,《特工狂花》分账票房高达1700多万、观影人次多达近700万,《老板娘》分账票房高达1200多万、观影人次多达500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首播的《老板娘》上线不到一周,热度数据排行直冲抖音影视前5,以9229.15点实时热度登上猫眼全网热度榜单TOP1,次日就登顶了分账榜单——这便是徐冬冬自创的“大嫂”IP的连带效应。就连该片总导演王晶都发微博表示网络大电影票房最高的女演员是徐冬冬,所谓的“网络之后”。

      徐冬冬不出所料地成为网络电影首个分账票房过亿的女演员。诸多耀眼数据,浇灌出这棵网络电影的“常青树”。在《2020网络电影演员商业价值榜》里,她位居第二,是TOP10里的唯一女性。

      可以说,“徐冬冬”这三个字代表了极强的票房率,尤其对面临的30+女演员而言,这意味着她已经在深耕的网络电影领域打造出鲜明的个人品牌,长尾效应能延续到每部新作。

      此外,“网络电影一姐”的招牌含金量会随着新作不断面世而日积月累,当由量变引发质变那刻,徐冬冬又将迸发出多大的能量,令人期待。对片方而言,徐冬冬无疑是个高性价比的选择。而她的商业价值,自然会随着累计攀高的票房成绩水涨船高。

      脱口秀综艺《听姐说》里,她抛出的女性要经济、如何找未来老公等金句,时常戳中女性的痛点与high点,凭借社会热议话题出圈。被她的人格魅力吸引的新粉,汇入她千万级别的微博粉丝盘沉淀下来,而这又为商业价值的提高奠定了基础。

      徐冬冬通过持续输出作品和跨界展示风采,双管齐下不断提升国民度。除了微博,她在抖音等平台也有拥趸,影响力辐射全网。

      另一位潜力不俗的女演员曦,原本深耕偶像剧小有名气,在电影领域算是新面孔。不过首次触网主演的三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全部破千万,亮眼成绩一方面得益于剧圈打磨的演技,另一方面得益于剧圈累积的粉丝支撑起了她的网络电影受众盘。

      相比之下,网络电影男演员的发展要好得多。赵文卓、樊少皇、钱小豪,本就打着“功夫明星”的烙印,其擅长的动作戏在网络电影领域有了用武之地。旺盛的动作题材需求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表演机会,甚至不乏大男主戏。三人自带出道多年积累的观众缘和建立起的“打星”标识入局网络电影,势必会获得降维打击的胜利。

      相比其他类型演员,这些动作演员具有突出优势,但一味游走在舒适区,容易被定型。而且职业生涯与年龄紧密挂钩,如何开拓戏来延续商业价值,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影视综音多栖发展的港星陈小春,兼具知名度与人缘,北上之后并无水土不服,反倒用个人魅力征服了更多人。网络电影《无间风暴》的大获成功,一来在情怀牌下吃到了红利,二来陈小春的加盟给大众带来了观看。

      如今网络电影正步入正轨并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正规军加入,对原来深耕这个领域的人提出了新挑战。于演员而言,利大于弊。当有了更多优质的表演机会,便可以与行业共同成长并辉煌;而优胜劣汰的也将发挥作用,让好演员的生命力更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