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港台电影
  • 1987年柯星沛导演电影
  •   跑男灵异事件剑神凤擎天一向以伏妖为己任,与树妖姥姥决战后败伤而回。另书生洛知秋因追赶商旅不果而在黑山上邂逅一直为姥姥的小雪。两人两情相悦,小雪更不惜放弃千年道行而与知秋结緍,正当他们过著愉快的生活时,姥姥的迫寻已开始……

      ●《金燕子》与书生玩跨界恋的不再是鬼,而是把日本传说中的雪女改为鸟儿成精,电影本身原名就叫《雪女》。

      1踏破铁鞋,却打个照面,倒怔了一怔,反应过来后,便喜孜孜眼珠瞬也不瞬地流连起来。《金燕子》,不是郑佩佩的版本,而是------钟楚红红姑黄耀明明哥的版本。

      可惜看时,喜悦渐渐地散去,末了竟化成一丝叹息。1988年的电影,摆明是《倩女幽魂》的跟风产物,然而跟得这样明目张胆,简直可以说是《倩女幽魂》的还魂借尸,令人骇笑不已:钟楚红的小雪当然是王祖贤的小倩的改头换面,黄耀明的洛知秋简直是借了《道道道》中一叶知秋的头安在张国荣的宁采臣身上,午马的老道到这里成了剑神凤擎天,树妖姥姥是黑山老妖的搬纸过字,编导略无一丝愧色。人物设计、故事情节、造型、布景、美工和《倩女幽魂》如出一辙,惟独是主题曲换了达明一派凄冷的《石头记》,外加一首插曲《情探》(“灰飞似烟,前事不见”,是迈克手笔)。

      此片无声无息,那简直是一定的:钟楚红的小雪有聂小倩的幽怨,而无那种入骨的妖媚,黄耀明的洛知秋徒得宁采臣其形,那种落魄与佻达完全欠奉,两人之间似乎也不很过电;凤擎天的一脸正气哪里比得上午马道长的风趣豁达讨喜?《石头记》和《情探》无疑是达明的名作,然而放在这里不啻被糟踢,有种表错情的滑稽感觉。

      《金燕子》看起来熟口熟面,新意全无,然而也不是没有一点意思:电影中间部分,小雪(红姑)趁树妖姥姥闭关偷偷回到,与书生洛知秋(明哥)再续前缘。这一段将”成家立业”的意思通俗地演绎了一番:只有成家了,方能立业,打光棍的话一世休想做得大事。年过三十的酸秀才洛知秋,一事无成,既自卑又自大,因为一念之善,引得佳人芳心暗许。魔女不单单是魔女,也是一个商业奇才,她将洛知秋卖的灯笼价格提高一倍,实行买一送一,自任促销小姐,免费附送美色与笑容,不愁客不似云来,果然生意立马风生水起,不多久洛知秋就寻思着开分铺了。

      那一颦一笑清丽温柔的姿态很讨喜,黄耀明的演技的单纯稚拙,倒使得这段爱情看起来象是姐弟恋(甚至恋),误打误撞倒也有几分意思。小雪将贤妻良母的本性发挥到极致:不但长袖善舞助洛知秋事业一臂之力,还不忘传接代的职责,给他生了孩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洛知秋出口不慎惹得树妖来追杀时,又是她拖家带口遁地避祸,水里来火里去,简直是个狂,她到底有没有后悔呢!

      小雪的,令人想起丰田四郎对唐纳德.里奇说过的话,日本女子天生就是演员,从小到大她们已在扮演父母的女儿、丈夫的妻子、儿子的母亲种种角色,成濑巳喜男有部电影名就叫《娘妻母》(日语中娘为女儿的意思),点明了女人之苦之累。不但是在日本,在传统的社会里,所有的女人都兢兢业业履行这些。小雪正好是这种典型,为了一夕的欢娱,不但千年道行可以尽丧,那种日复一日打点家计的辛苦也可以乐此不疲。难道仙界魔道,都是“碧海青天夜夜心”,孤寂实在难熬,纵使,毕竟不乏热闹与乐趣,因而九死要下凡?

      “是怎样的一出戏呢?想是郎情妾意,匆匆渡过好时光,接踵而来的却是茫茫漫漫的------尤其在中国,浪漫总似可望不可即的舶来品,不顾一切摸上一把,有如超越了本位,往后必定受到惩罚。含辛茹苦的大多数是女方,恐怕背后藏着的是稳如和磐石的性别歧视。”形容的从前的歌女,然而放到这部片子里,也是百分之百地妥贴。

      看一部奇幻奇情的电影,倒看出女人之苦来,有些啼笑皆非,然而却是影片浪漫底下透露的情爱真面目,也是全片最令有戚戚的地方。

      2 跟风之作,还是曾志伟和吴耀汉的双贱组合有爱,明明你还是演鬼更适合,凌波演姥姥也蛮合适,不得不感叹女人老了就适合演。

      3友人回上海,经过书店,看到明哥的新碟《大之王》,很自然地买回来给我听。《若水》我也没有买。我想明哥已经标榜于我身之上,以至于别人甚至比我记得更清楚。

      听下来几乎无感,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和我一直没有买的原因。但变化,情感变化,毋庸说时间上的拮据,只怪责这涨碟显然是不对的。既然那么多人爱,自然有它可取之处,而我,随着时间的演化,根本连歌都很少听了,也没有时间摆弄cd机,鉴别力大不如前。所以我所说的,大概不必当真。。。

      我对于声音本身是很挑剔的。我想我更喜欢年轻的,透彻的,带着天真的声音。而小明如今的声线,似乎落到了一个水平面--不是说他唱不了高音,而是他很乐得低沉了。

      每个人的声音都看得见的在变。Jeff变女人了,小明变老了。嗓子还能唱成这样,你还指望他怎么样呢。。。我显然是太苛责了。

      但可以说编曲么。。。就是没啥可说的,伐善可陈。。。大多数无功无过无惊喜。《金粉世家》听了就想笑,就像上一张里面的《四大皆空》一样。《20》大概是唯一听起来有点舒服的一首,但部分不是有点像《蔷薇泡沫》么。还是我耳朵或脑子坏掉了。。。

      《广深公》么没有收进来,我不知道港版怎么样,反正友人顺手带的引进版是没有。这首还可以听听,意境有点像《穷风流》。

      这些年的大大约也变了许多。只不过这样的还是不是还是当年他奇思异想滋生的温床呢。南橘北枳,小明当年去音乐工厂就是长错了地方吧我想。

      金山和他之间的事太扑朔迷离了,我理不到。。。但那些这个圈子之外的人所说的话未必无因。他美貌如神,俯仰,是会有人被那刺痛的。无论是欲求不得,还是被始乱终弃。(我大概说太多了。)

      其实《情探》很好听。中间那段很缠绵,“盛世光阴返照,叹声色渺”。好像一直不被人提到的一首歌,我常常拿来听。

      

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