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回顾
  • 户外音乐节进化ing 有性格才有机会
  •   从1999年迷笛学校举办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拉开中国式“伍德斯托克”的神秘帷幕,户外音乐节就以它天然贴近年轻人的属性,毫无排异地在中国生根开花,繁荣驻扎。据统计,去年在中国各地举办的音乐节超过200场,平均每周2场。

      从1999年迷笛学校举办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拉开中国式“伍德斯托克”的神秘帷幕,户外音乐节就以它天然贴近年轻人的属性,毫无排异地在中国生根开花,繁荣驻扎。据统计,去年在中国各地举办的音乐节超过200场,平均每周2场。

      繁荣的市场,同时也是竞争的淘汰赛!是个音乐节就能卖到盆满钵满的新奇阶段已经过去。在上海这个见惯了音乐节的城市,观众开始从挑选参演歌手,转向挑选品牌。没有性格,就等着在进化中被逐渐淘汰出局吧。

      绝大多数人,以为户外音乐节是最近十年才引入的“舶来品”,他们把2000年在上海举办的迷笛音乐节定义为国内音乐节的“首秀”。事实上,中国的夏季户外音乐节历史远比观众想得更久——上世纪初,上海交响乐团还被叫做“上海公共乐队”的时候,它就很赶时髦地在黄埔江边的露天公园里举办过夏季音乐节。之后,在法国公园,也就是如今的复兴公园,也做过露天夏季音乐节。“所以,的音乐节才是中国历史上传统最长的音乐节嘛!”上海交响乐团副团长周平介绍说,跟夏季音乐节的历史一比,迷笛那可就是“音乐节宝宝”了。不过现如今的MISA夏季音乐节,是上海交响乐团从2010年重起炉灶打造的新品牌,最多只能算“复古”,不是真古董。

      今年将夏季音乐节的黄埔分会场设在延中绿地,欧洲风味浓郁,舞台的背后是灯光欧古典巴洛克式的音乐厅建筑,观众席被绿树围绕,配上古典音乐,恍若走回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复兴公园。

      倒是不乏穿着礼服、细高跟鞋、挺有三十年代范儿的女观众;可台上庞大的交响乐团,却是一水儿的“不讲究”,白T恤,黑裤子,有几个没把T恤束进裤子里的男音乐家,肚子圆墩墩的轮廓都腆出来啦!

      为强调夏季音乐节轻松随意的氛围,MISA竖出的第一个性格标签就是“随便穿”。夏季音乐节从第一届就喊出“穿着T恤、牛仔来听古典音乐”的口号。

      2012年,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首席指挥余隆首先“以身作则”穿牛仔裤和翘头靴子,“变身”西部牛仔出场,指挥了和美国乡村乐队罗马水牛合作的第三届MISA闭幕音乐会。那晚,所有演奏员们统一穿着牛仔裤,蔚为奇观。

      2013年把MISA的宣传片拍成微电影,在全上海的电影院和电视频道。微电影里,出镜的观众和音乐家都是休闲打扮,甚至有一个镜头,观众伯伯穿了件老头汗衫就去听音乐节了。

      倒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7月4日的MISA开幕音乐会不巧撞上了暴雨,不得不启动紧急预案,临时把黄浦江边绿地上的音乐会改挪到复兴上的新厅内部举办。全T恤演奏员在音乐厅里演奏交响乐,意外呈现了一把“混搭风”。

      开玩笑!如果这种简单的方式有效,古典音乐也不会小众化。对于纯古典迷来说,户外演出的声音效果远不如室内,许多古典乐“死忠”因此户外演奏会;而普通观众,对古典音乐“敬而远之”的心情也不会因为演出在户外就有所改变。“既然观众不来,那我们去找嘛!既然观众不想改,那我们改!”5年来,夏季音乐节的节目单每年在做调整,最大的意见指标来自于观众反馈和审视。这种方式,套用一句时下很流行的年轻的词汇,叫做“互联网思维”,将传统的单项输出产品链,辅助以全方位的受众互动和反馈,成封闭流动的“价值闭环”。

      最初几届的MISA,看得出还是套用英国经典的BBC逍遥音乐会基本框架,节目单上以大团和名团的音乐会为主,虽然选择的曲目较音乐厅里演奏的轻松,但仍逃不脱古典基本框架。之后MISA却一年比一年更“有性格”,活泼欢乐的打击乐加入了,跨界混搭加入了,爵士歌手来了,甚至欧洲木偶剧团都来了。

      青年人喜欢看电影,MISA在2012年引入《指环王》原声音乐专场,之后每届保持一定的电影音乐的比例,今年还独家引入刚刚在奥斯卡获的动画片《彼得与狼》原团演奏专场。BBC纪录片红遍微博,立刻购入地球三部曲版权,让观众一边欣赏古典配乐一边看BBC纪录片。《忐忑》成神曲了,龚琳娜被邀请到MISA,和民族乐团轻吟浅唱《静夜思》。今年的谭盾更绝,请观众们入场时刷微信号,下载他事先录好的一段语音素材,现场他指挥这部分“微信声部”,让观众参与他的交响乐。

      如果说,“先锋古典”的定位,“数据分析”和“价值闭环”考量节目,还不算是互联网思维的全部,那么再加上用户体验,就凑得七七八八了。

      2010年首届MISA夏季音乐节举办,在汾阳上海音乐学院背后搭建了1500平方米的敞篷古典音乐厅,被诟病明明打着户外的牌子,却不在户外举行。2年后,MISA终于下决心移师浦东陆家嘴绿地,亲近户外,却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额外搭建篷房。“举办夏季音乐节的选场很讲究,要根据气候不同有调整。如森林音乐节就是在无遮蔽的露天举行,因为夏季晚上温度在28度左右,适合户外活动。但是同样时间段在意大利南部、日本等地举办的夏季音乐节就必须搭帐篷。美国的音乐节都在偏远开阔的。但在上海,下班族到交通不便,我们只能就近选市中心,还必须有树木、有草坪、有风景,能让大家晒着星光喝点啤酒。”夏季音乐节项目负责人说,每个细节都关系到听众对音乐的感受。

      2012年的篷房没有空调,2013年改软管送冷风;2013年空调送风影响音乐效果,2014年改户外江边有自然风降温的所在;全户外场地容易受天气影响,应急预案和备用场地随时待命,雷雨有大巴送观众去室内场地……这些细节与音乐本身无关,但对于用户体验,每一个积累都很重要。

      要说到“标签式成功”,最早应用这个特色的音乐节是迷笛摇滚音乐节,当然,它也是存活到现在最久的国内音乐节。2000年的迷笛音乐节,与其说是“节”,不如说是迷笛人的一次内部联欢:张帆开办迷笛音乐学校第一学年结束,毕业学生们的一场演出被冠名“迷笛音乐节”。而后,竟然就这么一年年踉踉跄跄地下来,靠朋友们口耳相传,这个有点与众不同的音乐毕业仪式,有了观众,有了一群观众,有了一大群固定喜欢摇滚的观众。2006年,积累到第七届的迷笛音乐节第一次观众破万,靠门票达到收支平衡,这是国内音乐节吹起的第一声胜利号角,也激励着迷笛学校试试看搞出点更大更好的东西。最先7届举办迷笛音乐节的资金,一直是迷笛音乐学校自己掏腰包,所以最开始场地和音响条件都不如人意,歌手全部免费演出。

      打出名声和盈利点之后,给钱的赞助商来了,洽谈提供场地的赞助商也来了,迷笛有钱请更好的摇滚音乐人飞来上海参加演出,有钱提供他们食宿,也有钱改换设备。但是,对摇滚音乐节而言,有钱未必是好事,至少摇滚迷对可见的商业元素有不小的反感。他们宁可在裸露水泥的仓库里喊叫,在三甲港的泥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转场,也不想舒舒服服坐在印有赞助商Logo的沙滩椅上听摇滚。“因此,我们一直控制着赞助,我们不出让音乐节的冠名权,这是基本底线。”迷笛音乐学校的运营总监如此解释。对于这个音乐节而言,迷笛和摇滚已经是密不可分的搭档,缺了谁都不能维系下去。保持“小而美”的品牌,保持单纯,是迷笛到如今最值得骄傲的成功准则。谭维维整容

      

ok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