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电影人物
  • 25岁的新锐作家:人物小传和故事大纲至关重要
  •   随着电视剧《宸汐缘》的热播,网络文学作家也走入了大众的视野。清爽的寸头,小麦色的皮肤,鼻梁上挂着一副黑色的框架眼镜,身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面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书店内,正进行着《宸汐缘》小说的第三次修改,他希望带领读者跟笔下的主人公一起冒险,探索未知的世界。

      原名龙,出生于1994年。之所以选择以“”为笔名,是因为网络文学平台上有很多的现象,他希望这个名字能时时提醒自己不,对文字负责。不但是首届甘肃网络文学八骏之一、作协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秘书长、网络作家协会筹建责任人,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山根》《宸汐缘》《醉红楼》《凤袍不加身》《大唐降妖记》《反恐特战队之天狼》等作品。

      的老家在平凉市。他告诉《中国青年作家报》记者,当地的文化氛围特别好,几乎每家每户的客厅主墙上都挂有书画作品。在他的家里,就有一间屋子是专门用来放书的。“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但是他们对知识具有,经常我要好好读书。”如是说。

      回忆,小时候老家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娱乐方式很少,看书是唯一能够让他感到身心愉悦的事。从书到文学名著,再到武侠小说,他拿到什么读什么,几乎把家里所有的书都看了个遍。

      中学时期的非常内向,甚至有些不自信,他不擅长与人交流,而读书是他排解孤单的最好方式。随着网络文学的风靡,高中校园里同学之间经常把小说撕成几半,分开。“有一天室友在床上随手丢了一本网络小说,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回忆说,当时手机、电脑还不普及,平凉的书店里着各种盗版书,他几乎借遍了所有借书点的网络小说,读完了那时的经典作品。

      后来,陷入了“无书可读”的状态。“那时我想,与其读低质量的小说,还不如自己写。”他买了一本约5厘米厚的硬皮笔记本,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之。

      第一部科幻小说他写了半年时间,描绘了他对于太空的想象,以及对于人类文明的思考。由于学业负担较重,只写了20多万字,就弃笔了。但在笔记本里构建的虚拟世界,让这个性格内向的男孩找到了自信。翻着写得满满当当的笔记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上大学后,酷爱历史的他接触到了、月关等人的作品,给了他灵感。他惊叹:“原来历史穿越小说还可以这么写!”这也让特别喜爱两宋历史的他感到手痒。

      “如果能穿越到长安改变古文化的衰落,应该会很有趣。”于是,他注册了笔名——,开始连载小说《之江山》。在他看来,网络文学平台给文学爱好者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让自己的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

      “刚开始我以为写小说很简单,但写到十多万字的时候就卡住了。那时才意识到光有灵感是支撑不了长篇小说写作的,提前写物小传和故事大纲至关重要。”他停下笔,花了半年时间来做案头工作,写了几万字的人物小传和故事大纲,又到图书馆、博物馆查找历史资料,标明重要的历史节点。

      起初,只有几十个读者,很少有人给他留言,似乎写小说只是他在自娱自乐。大概写到两万字的时候,一位澳门大学的研究生开始给他留言,称他对两宋历史非常感兴趣,还给提供了一些文献供他参考,并给予鼓励。“读者是我的后盾,也是我写下去的动力。”他说,通过与读者的交流,可以随时得到反馈,同时也让写作不那么孤独。

      从2012年动笔,到2015年这本200多万字的小说完结,它伴随了整个大学生活。兼顾学业和写作的分身乏术,他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坦言,写作是唯一能让他感到自信的事,他想通过写明自己。在完结的那天晚上,回忆,他为自己的,但内向的他只是心里暗爽了一下,就开始在头脑里构思新的故事。

      在的手机备忘录里,记者看到记满了他的想法和灵感。有时,做了有趣的梦他也会立刻打开备忘录把它记下来。手机备忘录就是忽悠美女老板结局的素材宝库,方便写作时随时调用。

      “在写第一本小说的时候,由于没有经验,故事的起承转合和行文节奏把握不好,写作出现瓶颈是正常的。”称,他会与读者交流,或是参考同类书籍汲取灵感,抑或是回顾之前的故事进行复盘,他也慢慢摸索到了一些写作的技巧。由最初的日更2000到4000字,到现在的6000到8000字,的写作越来越顺畅,节奏把控也越来越驾轻就熟。

      认为,生活阅历和想象力对于作家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写现实题材小说离不开生活阅历,而玄幻类的小说主要依靠作者的想象力。”他,青年写作者可以从幻想类小说入手,发挥想象力,尝试进行文学创作。

      对于而言,阅读数、粉丝量并不是检验作品好坏的全部标准,在他看来,好的作品一定会经过大浪淘沙,仍然熠熠生辉。“网络文学绝对不是流量文学、快餐文学,它要对读者起到积极向上的引导作用,这不仅是对读者负责,也是对作者自己负责。”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曾表示,如果网络文学永远在处理与时代难题、现实经验无关的题材,在想象中转圈的话,它就像一个孩子。网络文学要长大,从其自身发展来讲,它也需要表达现实经验、触及现实问题。

      在完成几部网络小说后,开始关注社会现实,聚焦身边的物。于是,他写下了长篇现实主义题材小说《山根》,这部小说讲述了从黄土高原走出的姑娘春霞,将个人命运与波澜壮阔的联系在一起,从小山村到大城市,她了深圳崛起的奇迹,也了身边人在这幅宏图里起起伏伏的故事。

      现实题材小说是时代变迁的注脚,对于呼吁青年关注现实具有重要意义。《山根》主人公春霞代表着出身于农村、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群像,其中也有他自己的影子。希望通过这部作品,反映的时代背景下,年轻人的个人成长与奋斗。

      在看来,好的网络文学作品还要有市场性。“小说的IP能不能进行衍生开发,创造价值,比如开发成影视、动漫等。”网络文学平台与市场结合密切,能够为勤奋的创作者提供一定的收入来源,满足生活需要。同时,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也更容易得到影视公司青睐。

      针对网络小说同质化严重的现象,认为:“抄袭、套用、模仿和借鉴,都是不尊重原创作者的行为,我们应该抵制。文字工作者要保持、,只有优秀的原创作品才能经得起读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

      除了写小说,近两年也参与了一些剧本创作工作。“影视不可能完全把小说内容还原出来,因为小说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而剧本创作有固定格式。”坦言,编剧经验使他更加明白什么类型的小说适合改变成影视,从而发挥出更大的价值。他参与创作、拍摄了《复仇计划》《第七名嫌疑人》等影视作品,还受邀担纲《西山美人》的总编剧。

      目前,的几部新作正在构思创作中,其中既有对芯片制造业、援藏工作者等现实题材的关注,也有删繁就简准备出版的几则科幻小说,他期待在今后能将更多优秀的作品呈现在读者面前,让好的网络文学作品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文学院院长、省作协副高凯:在文学的网络天地,是这样一个能与人分享喜悦的智者——他始终在沙里淘金,而不是在流量里弄潮。对于他,文学初心是原点也是终点。

      @知名作家、电影《战狼》《空天猎》编剧高岩:读的作品,不难发现字里行间洋溢着的那种和想象力,他的每一部小说,都是用心构思、精心创作,力图把最的人物、最具想象的故事呈现给读者。

      @文联副、作协常务副马青山:虽然是一个文学后辈,但是他热诚好学、积极上进,对笔下作品非常负责。

      @广西师范大学漓江学院中文系导师张倩:读了的《山根》,这让正在一线城市拼搏的我深受震动。主角春霞正是千千万万个“深漂”的缩影,她身上永远充满了人性的善和不屈,从她那里,我看到了对抗命运的勇气和魄力。

      @网络文学研究者赵武明:文学是社会的,是心灵的备忘,的写作极具个性化。他把文字幻化成笔端的蝶,羽翼缤纷,低吟浅愁,嬉笑怒骂,洋溢着人性的美,折射出人性之光,写出了至线岁的新锐作家:人物小传和故事大纲至关重要

      

okex